“诸位来自大夏的贵客们,经过两个时辰的丛林穿梭,我等即将到达此次蛮兽班车的最后站点,那便是东望据点。

“在此,吾衷心希望希望各位对这一路南蛮景象感到满意!”

南蛮丛林间,老金那极具穿透力的吼声自前方滚滚传来,不断缭绕,随后清晰地传入所有人的耳畔,而被这震撼人心的丛林景色完全打动的各地子民们,毫不吝啬,纷纷用震耳欲聋的高呼声来回应。

“满意,满意,满意!”

直冲天际的满意声向外四散,站于最前方兽车之上的老金,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双眸之中同样满是是自豪之色。

要知道此时这些前来观游子民们所享受到的一切,都是观游司以及整个镇荒城无数子民日日夜夜所努力的结果。

如今反响热烈,也自侧面肯定了老金等人的所做的努力,因此老金的嘴巴咧开的越来越大,继续张嘴高喊道:

“诸位,尔等现在所看到的,还只是南蛮丛林的冰山一角,我老金作为一位退役的蛮荒军老兵,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尔等,这南蛮丛林之间存在的秘密,远远不止如此。

“而咱们接下来所要抵达的东望关,是南蛮丛林之中,人族距离镇荒城最近的聚集点,同样也是镇荒之战中蛮荒军驻扎的大本营所在!”

老金的话语声之中,带着振奋人心的铁血之气,使得蛮兽班车之上所有听闻的子民们,皆自内心深处升起一股滂湃热血之情,欢呼声更加热烈,甚至将周围一株株遮天蔽日的巨树,都震的沙沙作响。

随后热烈的气氛开始慢慢取代一开始的震撼,整个蛮兽班车之上的气氛愈来愈热烈,子民们的交谈声开始充斥着整个丛林之内。

半刻钟之后,伴随着最前方南蛮暴龙的一声嘶吼,整个向前行进的蛮兽,向前的速度骤然加快,与此同时,所有人正前方,层峦叠嶂的密林之间,一座用木篱整个围聚成一处的庞大据点,逐渐出现于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纯净女孩回眸一瞬让人着迷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这一处东望关给所有人的感受,那就是一朵于人迹罕至的原始丛林之中,悄然绽放的文明之花!

南蛮丛林无疑是古老而又原始的,但这远远出现于所有人眼前的东望关,却是井然,有序,直接与周围茂密又古老的森林产生了一种巨大又特别的反差之感。

来自大夏各地子民们此时所处的蛮兽班车很高,因此可以越过远处东望据点高大的树篱围墙,稍微一窥据点内部的景象,只见整个东望关,在原来的被破坏的基础之上,建立了圆环状的建筑格局。

因此在子民们的眼中,一座座树屋以中间的丛林神殿为中心,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堪称完美的绿色圆环,向外不断扩散,大环扣着小环,环环相扣,给人一种极为规整之感。

而每个树屋绿色环形之间,则是与地面融为一体的黑色,远远望去,同样神秘。

莫约半刻钟之后,承载着大夏子民的蛮兽班车逐渐接近这座位于南蛮丛林内的据点,随后车厢之内,站起来眺望远方的吴老爷子,看清了东望关内鳞次栉比建筑的模样,惊骇的声音接着传出:

“刚刚我老头子以为在这绿环状的建筑之间是道路,可是靠近之后,才发现这竟然是一间间石屋,也就是说整个东望据点,其实是树屋和石屋相互交替排列?”

“正是,东望据点内的建筑布局确实是树屋和石屋相互交替。”

老爷子身后,来自孙谦极为沉稳的回应声响起,随后其继续解释的声音再一次传出:

“老爷子,东望据点生活的大部分生灵,并非人族,而是蛮族,而蛮族的习俗是以树木为屋,但是咱们人族自古以土石制屋,因此这才形成了目前东望要塞这极为奇特的结构布局。”

“蛮族,竟然是蛮族,想不到我老头子还有幸见识人族之外生灵的生活。”

吴老爷子喃喃的声音传出之后,后方孙谦犹豫了几息,接着开口回应道:

“其实按照血脉上来讲,所谓的蛮族与人族的区别并不大,只是因为长久生活地域的区别而造成了些许不同,因为我们的瞳孔的颜色,几乎一样。”

孙谦的话音刚落,最前方来自老金嘹亮的的声音便直接滚滚而至:

“诸位,东望关已至,此处据点除了咱们镇荒城在南蛮丛林之中冒险和捕猎的子民居住之外,还是丛林蛮族的生活地,他们天生热爱自然,崇尚和平,同雷州子民一样,一样地热情好客,一样的和善,因此请前来此处的子民们,尽情游览。”

伴随着老金的话语,整一条长长的蛮兽班车,渐渐进入东望据点那敞开的大门之中,而为了迎接大量游客的到来,东望关特地将原本蛮荒军集结的校场保留,并将其扩建成了一个极为庞大的广场,并且大量幸存的蛮族自据点内涌来此处,夹道拥挤于广场两侧,抬头望着坐着蛮兽而来的大夏子民们。

随后蛮族那带着些许怯意,些许忐忑的的目光,与蛮兽车厢之上,大夏人族那惊讶,好奇的目光对视交织于一处。

对于整个世代生活在南蛮森林之内的蛮族而言,这无疑是一个跨时代的时刻,因为这些几乎经历了灭族之祸的蛮族,头一次遭遇如此多自大夏各地而来的人族子民。

而对于人族于蛮林之中观游的民众来说,那些虽然长相与雷州子民区别不大,但是脸上刻画着图腾的蛮族同样是第一次见。

随后整个东望据点逐渐变得安静了下来,气氛同样变得有些微妙,就如同两头模样极为相似的蛮兽,在丛林之中相遇,静静地相互打量着。

但是忽然,自广场两侧拥挤于一处的蛮族人群之中,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的呼喊:

“丛林在上,自然之母庇佑,蛮族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此声音一出,于蛮兽班车两侧夹道而聚的所有蛮族,齐齐振臂高呼,仰天发出整齐划一的热烈欢呼:

“蛮族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果然如那位金大人所说,蛮族也一样热情!”

车厢之上的老金笑着开口,随后其回头,发现背后已然空无一人,原本端坐于身后的年轻帝王,消失的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