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种情况最终还是会被发现的。

几轮战斗后,前位总是撤离,中位散开伏击,后卫顶上的情况越来越明显。

火羽和彩虹终于惊奇了,原来战斗节奏早变了吗?

但二个美女却没想太多,这样似乎也可以啊。

这一纵容,立即让花棍和一诺感受到了。

特别是花棍,他也对团战有些得心应手了,在又灭了一名敌人后,露出雪白牙齿阴险一笑,对一诺道:“这伏夕有点本事嘛,不如让我们来试试他的抗压能力,若我们完能扛住三名敌人的话,会安得多。”

这句话,当然也是有道理的。

若能抗住三名敌人,必然会让小队安更多,甚至很多时候就不用躲避了,不如一战。

这不是说,小队自我膨胀了,变得好战了。

而是在以探查到有敌人,并且躲避时,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一旦被敌人发现,己方依靠地形躲避后,若有时间逃跑还好,若心知身后也有敌人,只是自己一行人过来时,避开了他们的视线,没法向后随意逃跑,那么,紧急布阵就不可避免。

紧急布阵时,大家一定是分开得很散的,自然不可能完美,很可能被敌人击破。

清新美女董晨莉短裙美腿甜美迷人写真图片

而这些鬼神武士,虽也有大队行进的,但三人聚集在一起的情况更多一些。

无疑,鬼神武士的悬赏任务中,除了残忍清除角斗区的所有武士之外,还有截杀彩虹和一诺这一条,因而,在鬼神武士看来,截杀这二人的话,有三名武士聚集在一起基本就足够了。

“好吧,试试。”一诺大约也和花棍的感受差不多,认为即便没有伏夕,只花棍来充当诱饵,并且这个诱饵只要如伏夕般,退到后位,一样能形成极好的四打一或者四打二的局面,凭着几人的配合,对这种战斗已然很有心得。

敌方武士鲜少有这种训练,在不适应之下,武技再强,也会不知应对,在失措中犯错,而后被灭掉。

伏夕的作用,似乎很小了啊。

而伏夕对二个美女的吸引力,似乎太大了啊。

火羽犹豫了一下,道:“不要刻意去试,只是若万一被对方三名武士发现了,那么,我们就试一下。”

众人都是答应。

张静涛则暗自皱眉,要知道以往遇到三名武士都是不得已,应付的过程也都是极为危险,对方一旦不愿来三抓一,留一人在外围,骚扰攻击逃亡小队的输出组,那么自己就很危险了,毕竟这些鬼面武士的单挑能力可是极强的,他从没轻视过这些人的实力。

尽管他特别适合实战,在如此高强度实战了几天后,自认武技提高极多。

而火羽答应后,出现三名敌人的情况必定不会再是万一,而是必然。

只有张静涛十分清楚这一点。

果然,过了都没多久,小队便和三名鬼面武士遭遇了。

花棍忠实充当的引敌角色,第一名鬼面武士就被送了过来。

好在花棍的确很有经验了,他也绝对不想让二个美女死掉,为此,他立即去引另外二个敌人了,这种做法,倒是能尽力避免输出三人组受害。

并且输出三人组中,一诺和火羽的近战能力其实并不弱,也算是这种打法的基础。

只是,非要对付三名武士的话,危险度当然会激增。

第二名武士如期所致,因为看上去花棍虽有点攻击力,但在花棍隐藏了实力后,看上去他似乎只能扰敌,可张静涛却实实在在扛住了一名武士在激战,并看似实力其实没那名武士强,却借着大盾,能与之周旋。

只要有人突破到这块大盾后,必然能将其斩杀!

演。

是战斗布阵的大窍门之一。

为此,这第二名武士岂能不冲过来?至于对付花棍?由自己的同伴,第三名鬼面武士来对付就足够了。

而就在有二名鬼面武士冲向张静涛后,输出三人组却还未动手。

本来,有二名武士都进攻张静涛后,他们立即会动手,可此刻,他们自然要等第三名也中了圈套,或者至少被花棍完缠住,才敢动手。

否则,一旦逃走一名武士,那么逃亡小队就惨了,起码要换路线奔逃,否则,等着他们的绝对是野鬼会的大批武士。

如此,就意味着张静涛要实碰实对敌二人!

心理压力瞬间增加,却也激发了在张静涛的斗志。

一诺可没看出张静涛的斗志,只心中大笑。

伏夕啊伏夕,这次看你怎么再鸟得起来!

不死也残吧?花棍更这么阴险笑了。

张静涛几乎能猜出这二人在想什么,但对付三人,未必不能吧?

就看我这丝族人的格斗手段吧!

张静涛这么想着,精神力集中,撩击攻击一名武士,跟着主动鹰踏,保持让另一名武士不能判断准确自己的位置,无法侧击。

踹翻正面的武士,再利用对方的盾牌的后坐力,实现二段跳,如此一个侧跳后,拉开和二面武士的距离,又忽而启动,在对方以为他要逃的时候,反而迎面而来,对这第二名武士又是一脚鹰踏,同样把对方踹翻。

就如此,张静涛看似危险,却总能利用各种攻击卡位,不求杀伤,却足以和二名武士周旋。

这时候远处第三名武士已经很惊讶了,又见花棍的出棍越发无力,一招砸开花棍的格挡后,趁着花棍惊慌闪避,突破了过来,也冲向了张静涛。

张静涛正逼退了二名武士的围攻,见第三名靠近,闪身一招控制击,打向第三名扑来的武士的脖子。

这武士见他的石戈上带着勾子,一惊之下,不敢不挡,便被控制了行动一般,只得一让。

而这一让,再加之张静涛自身的异形换位,使得他却阻碍了他的二名同伴来扑击。

张静涛又长戈一转,一戈挂在这武士的盾牌上。

这一击,十分凶狠,伴随着强大的震击力,因这不是因攻击而被盾牌挡住,而是刻意就是要砸盾牌。

这种攻击方式,着力点就完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