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

你说我像个泼妇?”

柳淑芹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扑到叶柏轩身上,一把就挠到他的脸上。

叶柏轩刚刚才擦过护肤品,被柳淑芹一下子抓破了脸,他抬手就将柳淑芹甩开了,柳淑芹一下子撞到了旁边的桌子上,腰椎传来阵阵刺痛,她滑坐到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叶柏轩,你,你不是人,我跟着你这么多年,你一直给不了我名份,我带着你的女儿天天被人骂,好不容易跟你结婚了,我们一家居然被赶出来,现在你住在我家,吃我家的,住我家的,用我家的,你还打我,叶柏轩,我们不要过了,我们离婚!”

叶柏轩现在看到柳淑芹的样子就烦,他蹲下身子,看着柳淑芹,说:“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整个儿一个怨妇的模样,一天天的也不收拾自己,你瞅瞅你现在的样子,哪个男人会喜欢你?”

他随手丢了一面小镜子给柳淑芹,“还有,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委屈,当初,你要不是看上了我们叶家的财产,你会心甘情愿没名没份的跟着我?

自己选择的路,现在你又来怪谁?

这几年,我也一直都好好补偿你们母女俩了,你跟桃桃做的那些事情,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我不聪明,但是也不是一个然的傻子,我对你们母女一忍再忍,为的就是一个家庭和睦,可是你们从来没有想让我和睦过,现在我为什么会住到你们家,还不是因为你们母女整天作来作去的,把萌萌惹毛了。”

柳淑芹没有想到这种时侯,叶柏轩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气到浑身发抖,伸手想去抓叶柏轩的脸,可是却被叶柏轩握住了她的手腕。

叶柏轩继续说:“我们现在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我也不想再折腾了,既然我们都结婚了,也生了一个男孩儿,那以后我们就好好过日子,你不是想要叶家的一切吗?

现在我就回家去,是爸亲自给我打的电话,我觉得,肯定是因为萌萌结婚嫁人了,他一个人在家里孤单,而且老年人也爱生病,他也要为自己做做打算,我现在去看看,说不定,爸爸就让咱们回家了,如果能回家,我们就能住那栋大别墅了,以后,也不用再挤在你们这个小房子里,所以,现在你给我安份一些。”

午后美女弱水羊角扣大衣清纯唯美写真图片

叶柏轩说完,转身走了。

柳淑芹坐在地上怔怔的,她拿起叶柏轩刚才丢给她的镜子,照了照自己,发现自己脸上的褶子变多了,头发也白了不少。

她是真的老了。

不行,如果柏轩能回到那栋别墅里,说不定以后叶家的一切还是他的,她不能让柏轩抛弃了她。

于是她从地上爬起来,开始梳头发,护肤,化妆。

——叶柏轩回到家里,看到叶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眼睛一直看着门口,看到他进来,叶老爷子第一次迎了过来。

这一点倒让叶柏轩有点受宠若惊。

他忙叫了一声,“爸,您是怎么了?

是身体不舒服了吗?

唉,萌萌这孩子,到底是年轻,什么都要争,现在争过来了,自己又嫁人了,现在没人照顾您吧?

要不,爸,您就让我搬回家里来住吧。”

叶老爷子立刻就答应了,“好。”

叶柏轩一听到这个‘好’字,立刻就高兴起来,“爸,您同意了啊?

好好好,那我现在就去柳家搬东西。”

“你等一下。”

叶老爷子拦住了他,“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

叶柏轩问。

叶老爷子沉默了几秒,才说:“你必须说服叶桃,给萌萌捐血。”

“什么?”

叶柏轩猛的一惊,“萌萌出什么事儿了?”

叶老爷子垂着眸,“别的事情你不要多管,反正你就说答应不答应吧?

如果你不答应的话,你就别想再搬回家里住了,我就算是死在家里,也不会要你管的。”

叶柏轩突然想起来上次被沈玲娟抓去抽血的事情。

他猛的抬头看向叶老爷子,声音颤抖的问:“萌萌跟,跟紫茵得了一个病?”

叶老子没有想到叶柏轩居然也知道这个,他问:“谁告诉你紫茵的病的?”

“爸,您别管是谁说的,您就说,萌萌是不是跟紫茵也得了一个病?”

叶柏轩握着叶老爷子的胳膊问。

叶老爷子点头,“应该是。”

“爸,那我,我也能给萌萌输血的吧?”

叶柏轩知道自己可能是说服不了叶桃的,毕竟萌萌把桃桃害的那么惨,她应该不会救萌萌了。

叶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儿子,也已经是不小的年纪了,可是萌萌的身体要想完好,那需要的h基因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就算柏轩搭上自己的命,或许都救不了萌萌的命。

“你不够,必须要叶桃一起。”

叶老爷子说道。

叶柏轩又想起当初给沈零输血,他一个人抽了那么多,确实是没有够,他以为这一次也只是单纯的输血。

于是他想了一会儿说:“行吧,那我去跟淑芹还有桃桃商量一下。”

“不是商量,是一定要,如果她不答应,那么你们永远也别想回到叶家。”

叶老爷子冷冷的说道:“以后,叶家的一切都与你们无关,你们什么都别想得到。”

叶柏轩看着叶老爷子,最后咬了咬牙,“好,我一定说服桃桃和淑芹。”

“不要耽误太久。”

叶老爷子又补充了一句。

叶柏轩回到家里,看到柳淑芹又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他感觉又回到了从前。

他抱着柳淑芹的腰,把叶老爷子的要求跟她说了一遍。

柳淑芹眼睛一亮,“真的假的啊?”

“真的,爸是真的这么说的,如果桃桃肯给萌萌捐血,就让我们回去住。”

叶柏轩开口笑道:“看来我们的好日子又来了。”

柳淑芹皱着眉头说:“可是,那会不会伤害到桃桃的身体呢?”

叶柏轩摇头,“不会的,不会的,上次那个沈玲娟不是把我跟桃桃都带去医院给她那个儿子输过血嘛,只需要一点点血而已,不会伤害到身体的,你看桃桃和我上次被抽了血以后,也没有出什么事儿啊,人家有些人每隔一段时间就去捐一次血呢,血液是可以再造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