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陆天龙不敢再运转大轮生盘吸收陈扬的法力。

陈扬余下七道八荒战戟斩将而来,陆天龙不得已只能后退。

他闪电后退之中,单手结法印,凝聚宙力时间与空间。

但八荒战戟的力量迅速就斩破了一切的时间和空间,步步紧逼!

这时候,陆天龙爆吼一声,便收了大轮生死盘,以自身为轴心,并运转出万界剑!

他挥动万界剑,引动万界宙力!

轰!

轰!

轰!

七道八荒战戟斩完之后,陆天龙狂喷出一口鲜血来。

那圆山长老和漠经长老见状便要出手。

清秀白衣少女琴声飘扬

陈扬却没有趁胜追击,而是身形飘退,抱拳说道:“在下对诸位都没有恶意,也无意树下强敌,还望诸位就此罢手!”

陆天龙已经感觉到对方不仅力量恐怖,而且还远远没有到力竭的地步。

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是绝对的恐怖。

既然这个年轻人眼下说了不愿意为敌,那么陆天龙也觉得自己没必要一定穷追不舍。

于是他立刻阻止了圆山长老和漠经长老。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陆天龙深吸一口气,压住了伤势,然后冲陈扬问道。

陈扬身形一飘,来到了陆天龙的面前十米处。

那漠经长老,圆山长老已经守护在了陆天龙的身边。

陆言等人也靠了过来。

此时,结界依然将众人笼罩着。

陈扬说道:“还未请教?”

圆山长老沉声说道:“我们是玄皇宗,这位就是我们的宗主陆天龙!”

陈扬便再次施礼,说道:“原来是陆宗主,咱们今日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陆天龙说道:“阁下?”

陈扬说道:“陆宗主,此处说话,多有不便。”

陆天龙想起陈扬之前就是要陆言保密,当下也就知道这人是有些隐秘不能当众说的。

他点点头,说道:“好,回宗门再说!”言罢之后,又对陆言说道:“这边处理好,今日之事,不要对外泄露一个字。”

陆言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扬,然后又恭敬的向陆天龙说道:“是,父亲!”

刚才的激战消耗了陈扬不少元气。

陈扬原本是可以不断吸收陆天龙的法力来补充力量的,但是那样又有些耗费时间。所以他干脆选择了强硬的打法!

这时候,他暗中吸收纯阳丹补充元气。

转瞬之间,便就吸收了十亿纯阳丹,将所消耗的元气全部补了回来。

陆天龙再次打开了虚空之门,他向陈扬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陈扬不疑有他,一脚跨进了虚空之门里面。

这一次,则是直接来到了玄皇宗里面。

那玄皇宗是在一座大山里面,那大山连绵千里,山峰秀丽,叠峦屏障!

在大山最高处,玄皇宗就屹立在那个地方。

玄皇宗的建筑则是古色古香。

永恒府是很现代化,很高科技的地方。

而荒原就像是一个守旧派。

至少,玄皇宗就是守旧派。他们的服侍,建筑都与陈扬所见过的那些修士,古人相像。

入目所见的是玄皇宗三个鎏金大字,那玄皇宗的宫殿金墙红瓦,巍然壮观!

在大殿前是一个大型的广场,围绕着大殿的四周有无数的房屋和古树。

陆天龙则是带着陈扬还有两位长老直接来到了山顶上的一处僻静宅子。

这宅子是陆天龙偶尔所住的地方,也是玄皇宗的禁地,闲人免进。

整个玄皇宗都布下了结界,外人是不能随意入内的。

进入那宅子后,就在宅子的大厅里,陆天龙坐下后便招呼陈扬落座。

圆山长老,漠经长老也跟着坐在了陆天龙的下首。

陈扬在客位上落座,然后说道:“今日一来,便冲撞了宗主还有两位长者,在下深感抱歉!”他说完之后,起身深深一揖,也算是诚意十足的道歉了。

这世间,众人恨强者霸凌。

但强者若是谦虚一些,则又让人很快原谅,觉得他能这般已经很是不容易了。

所以此刻,陈扬姿态摆低了,陆天龙和两位长老也就觉得很是受用和舒服了。

陆天龙微微一笑,说道:“兄弟莫要如此说,之前也说了,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嘛!”

陈扬便也一笑,说道:“我这次是做了许多伪装,然后趁着陆言小少爷回荒原之门跟着混了进来。那知道,才刚一进来,便被陆言小少爷给发现了。”

他顿了顿,道:“之所以要进荒原,则是……”他深吸一口气,说道:“这事情本不该说的,说出来也显得我这人办事不靠谱。但今日我行踪已经被发现,说与不说,也没太大的关系了。所以,我才想要诸位保密!”

陆天龙说道:“且放心,我们绝不会泄露的行踪。”

那圆山长老也一笑,说道:“说来说去,兄弟还是没有告诉我们,到底是什么人?”

陈扬说道:“在下陈扬。三十多年前,我的妻子,朋友到了天河神国。十几年前,我过来寻她们。才晓得她们已经遭了永恒府的毒手。我进这荒原来,就是想要对付永恒府!”

陆天龙和两位长老闻言不禁吃了一惊。

他们顿时面有难色。

显然,这是件大事情。

而且也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他们别说和陈扬没有交情。即便是有天大的交情,也不想卷入这种事情里来。

“陈扬兄弟,我承认,的修为,手段都很厉害。但想对付永恒府,只怕……”陆天龙一字字道:“还远远不够!”

圆山长老和漠经长老也出声附和。

陈扬微微一笑,道:“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也请宗主还有两位长者不要误会。我不是来请求们帮我,而是希望,们帮我保密。今日事,我们就都埋在肚子里面。”

陈扬之所以说这些,也是没有别的办法。

因为他的行踪已然暴露了,而且,他觉得就因为行踪暴露,便将玄皇宗给灭了。那也似乎……太过残忍。

更关键的是,还不一定灭得了。

即便灭得了,这事还是会传出去。

那么,他只能让陆天龙他们保密。

到底能不能保密,陈扬也不敢肯定,但他只能这么做了。

陆天龙和两位长老见陈扬的要求如此简单,他们这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陈扬跟着起身,道:“我要说的就是这些,眼下我也不便继续在这里叨扰宗主和两位长者了,便就此告辞!”

陆天龙和两位长老互视一眼,他们都感讶异,却是没想到陈扬居然说完就要走了。

陆天龙说道:“兄弟何必这般急着要走呢?”

陈扬笑笑,说道:“我是个祸根,将来怕是闯出祸事,到时候永恒府查到们与我有过联系。这可就不大好了!”

陆天龙马上说道:“这说的什么话。”他顿了顿,道:“兄弟只管安心坐下,再怎样,也该在我这里喝些仙酒,吃些佳肴再走。永恒府嘛,的确是不可一世。不过荒原之中还轮不到他们撒野!”

陈扬其实也是在试探陆天龙,见他这般说,也就顺势道:“这样,好吗?”

圆山长老笑道:“陈扬小友,且坐下,老夫亲自去安排仙酒佳肴。我们边吃边谈!”

陈扬说道:“这……”

漠经长老和陆天龙再次出言相劝。

陈扬也就装作为难,但没办法,只好应了下来。

圆山长老先行离开,陈扬等人则再次坐下。

陈扬便说道:“陆宗主,我确有一些关于永恒府的事情比较好奇。还望宗主能为我指点一二!”

陆天龙道:“且问来。”

陈扬说道:“我知晓永恒府非常强大,上面还有一个神秘的裁决所。如果裁决所对们出手,们挡得住吗?为何宗主会说,他们不敢在荒原里撒野呢?”

陆天龙没想到陈扬会问得这般犀利,他沉吟一瞬后,对漠经长老说道:“长老,这个问题,来回答吧。”

陈扬看向漠经长老。

漠经长老向陈扬说道:“裁决所的生命法庭的确是厉害得不可思议,但当年,我们的老祖宗荒神在荒原之中也定下了审判规则。裁决所的人一旦进入荒原,就会被我们的审判规则所审判。他们进来后,就会触动我们的宙力审判。所以,裁决所的人是不可能进入我们的地盘。甚至说,永恒府所有的人,都不愿意进来。”

陈扬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

他跟着又说道:“陆宗主还有长老们都见识过我的实力,们真的觉得,以我的实力完全无法撼动永恒府吗?”

“完全没有可能!”漠经长老说道。

“哦?”陈扬道。

陆天龙便也就说道:“虽然刚才打败了我,但是如果真的将我们逼急了,我们是可以在荒原的世界里对发动审判的。我们玄皇宗联手发出的审判,可以让荒原中的宙力对形成一种恐怖的禁锢。我这么跟说吧,只要不会宙力,在我们的世界里,永远不可能真正战胜我们。”

陈扬沉吟一瞬,然后说道:“发动这种审判,应该有些难度吧?”

陆天龙一笑,说道:“兄弟果然是聪明人,不到万不得已,我们都不愿意发动审判。因为发动一次大级别的审判,会消耗我们的宙力精元,这种伤害是不可逆转的。宙力精元决定了我们的修行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