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星纹不是野兽,是人。

但就是为此,也足以让星纹吓得不轻了。

要知道,他整个人都被横竹的弹力,拉着滑向了竹林,甚至极为不幸的,身体在撞击到别的竹子终于停止滑动时,双腿之间却在竹子上狠狠挨了一下。

“嗷!”星纹在惨叫时,真的很慌。

别是废了吧?

好在这一下虽痛,仔细检查和体会之下,身体却没有受到太过严重的伤害。

但毫无疑问的,星纹若日后一想到这火云山,怕是就会有一些蛋痛的感觉。

然而,一会后,星纹就忘了蛋痛,只在接近了火云洞后,不由自主有些得意和傲然。

哼,陷阱厉害又怎么样?自己还不是摸到了火云洞的旁边?

说起陷阱,他星纹其实也是颇有经验的,若非黑夜,他一定还能快很多。

不过,星纹也没敢太过忘形,且不说接近火云洞后是否会有危险,只说这黑夜里若不小心,万一遇到凶兽可不是开玩笑的。

而叶纹的任务,虽危险,但一旦成功,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自己必定能进入霜纹的视野中。

如此娇美动人大眼美女光洁玉背高清生活照写真

星纹伏在一处小丘的半山腰,细细看远处那个散发着火光的神奇火云洞,那里甚至有烟气晃动,简直让人误以为那是一座仙山。

定了定神,越是接近成功,越要小心,星纹提醒着自己,并往山丘的更高处潜去。

那些陷阱让他认为有必要看看这周围是否还有更可怕的杀机隐藏着。

细细查看了一圈后,周围的一切已然如镜像般生成在他脑海中,星纹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问题。

“伏夕,你死定了,呵呵。”星纹不由有了些笑意,手也不由自主摸了摸他腰间的刀柄。

那只是一把圭石刀,但它十分锋利。

想到叶纹对伏夕的评价胜过自己,星纹心中更有了一种恶狠狠的快乐。

等走向火云洞口时,星纹又踢中了一艮很细的细绳。

这样的细绳却不可能有任何陷阱的作用。

为此,星纹虽吓了一跳,但随即就发现自己过于紧张了。

这些细绳围绕着洞口的四艮竹干,勾出了四方形的一块矿场,似乎就是划定界限用的。

没管这些细绳,星纹到了火云洞的洞口,这才发现,原来这里是有几个洞的。

有一个洞里虽不算太臭,但也有些异味,无疑是厕洞。

星纹立即回避。

有火光的洞里则并不住人。

星纹摸了一下那洞壁后,被那可怕的温度吓了一跳,尽管这温度其实只是有点烫手,可没接触过火的野人哪里尝试过这种温度?

这是幻觉吗?好可怕的感觉!

星纹看着那如幻的火光,搞不清楚,因火光可不是实体的物品。

仙火!

星纹这么想着,再看到大竹盾遮着的洞府,有点心惊。

这种大竹盾,是其余部族弄不出来的。

若用轻藤倒是有可能,可是大面积的藤编织,会让盾牌的防护力变得很差。

若当中加入太多的横竖茎条,则会让盾牌变得极重,怕是只有一些虎武士才能使用。

对于其余武士来说,无法快速转换格挡方向的盾牌,是没有任何实用性的。

星纹便去试探着要把竹盾轻轻打开一点。

然而那竹盾纹丝不动。

他自然不知道,竹盾后的山洞里,钉了很多竹干,这竹盾被绑在了竹干上,别说他轻轻地拉,就算再来十个人,都休想把这竹盾拉开。

只用利用重型石锤,才有可能把这竹盾砸开。

而洞口竹盾的上方,有三艮绳子绑住的木头,这木头都有人头那么粗,也不知这伏夕是从哪里弄来的,难道是用圭石斧子砍来的?

天,这要砍多久啊!

当然,这些木头,绝对是一个滚木陷阱。

经历了很多陷阱后,星纹已经能够看懂了。

可惜,要使用这样的陷阱,必须得知道有人靠近了洞口吧?

这伏夕能知道什么?

星纹心中微微得意,他认为必然还是能打开这个竹盾的,而后么,自然能割下那在睡梦中的伏夕的脑袋。

比我这猫武士厉害?会设陷阱?……呵呵,很了不起么?

星纹听着洞里还传来了火羽的轻轻鼾声,都不由想到了这羽族美女火辣的身才,心中还一阵火热。

就这么想着,星纹脑袋上的滚木落了下来。

星纹昏倒前,看到那竹盾打开了,里面火羽走了出来,叫道:“谁啊,谁啊,敢来火云洞送死?”

而后,火羽便踹了一脚她面前的木头堆,那木头堆本被星纹的身体卡着,这一脚后,最上面的一艮木头上撞在了星纹的双腿之间。

星纹脸色巨变!眼珠子鼓出来,看向了自己的双腿之间,都成了斗鸡眼

只觉得心好痛,莫非要不行了?

身体当然更痛,好在他不用呼痛,又有一艮木头滚落过来,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次日,星纹发现自己没死,只被人移到了一片离开火云洞很远的树林里。

这本该幸运,可当星纹被寒冷冻醒后,见自己被吊在了一棵树上,树下,是五条野豺,正充满着猎食的欲望,呲牙看着他。

一条野豺跃起时,那可怕的獠牙离开他的身体只差一个人头的距离。

这可是荒野中的剥皮客!

星纹忍不住惨叫起来。

好在过不了多时,便有三十几枚飞石从一边人高的灌木丛中砸了出来。

那些野豺当场死了三条,还有二条也都受了伤,哀鸣着逃走了。

从灌木中出来的第一人,则是叶纹。

无疑,叶纹对他并不看好,了解他动手的时间后,才会带了人,来接应他。

而此刻,星纹却在没有了对叶纹的不服,他只想抱住叶纹亲上一口,哪怕对方同是男人。

等星纹到了角纹面前后,只能道:“大少,我失败了。”

角纹脸色不愉,但总算并没有责怪,只道:“至少听闻你到达了那里,说说看,你看到了什么?”

星纹听了,一想到那火云洞,只觉得一阵蛋痛。

不由自主的,星纹一哆嗦,他真的怕了,那一连串的陷阱看上去还不是为了对付人类的,否则,就算没那最后的一堆滚木,他也休想能活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