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神行刚刚派遣属下去联系其他部队的时候,忽然,大营冲进来一名修士。

“神行公子!”来人脸色惨白,伤痕累累。

“发生什么了?”神行公子皱眉,疑惑道。

“右路大军与太平盟弟子发生遭遇,与南海关处发生大战,损失惨重,逃出来的十不存一。”来人带着哭腔,声泪俱下。

其他人闻言都是大惊失色,右路大军那可是上万劫窟好手啊。

如今十不存一,这损失也太大吧!

“你们怎么会与太平盟弟子相遇,不是让你们避其锋芒,直达此地回合吗?”神行公子脸色一沉。

“我们也不清楚,据说那些太平盟弟子是在追杀剑公子,好像是为了防备剑公子逃回圣城,奉命在南海关截杀,结果阴差阳错,右路大军一头撞上,所以……”

神行一听,脸色发黑,这运气也太背了吧。

还真有这个可能!

这能怨右路大军吗?

不能!

享受阳光美妙气息的少女

只能说运气不好,恰好与追杀剑公子的人撞上。

“你们为什么不及时汇报?”神行脸色一沉,心里突然有些不祥预感。

那人哭着道:“来不及啊,我们的人被洪荒太子围攻,冲散之后,又被孙天带人追杀,如今逃出来的弟兄四分五散,我也是运气好,这冲出重重包围,见到神行公子。”

“混账!右路大军一万多修炼者,竟然被人杀的四分五裂,你还有脸见我!”神行公子大怒。

那人一脸委屈,道:“对方人马起码在两万以上,如果人数相差不大,我等绝不畏惧,可是他们的优势太多了。”

他也知道右路大军几乎灭,这可是要承担大责任的,他只能甩锅。

若是以前,一万修士对一万仙域修士,劫窟的胜率会很大,可是他们遇见的是太平盟的修士,他们都修炼了大仙级功法,在战斗力上完甩开劫窟修士一条街,又是二打一,右路大军有这样的下场,完在意料之中。

王欢知道劫窟出兵的人数,所以派出的人马也是相应的。

结果他没想到殷卿截留一半的人马,导致劫窟各路大军人数减半,所以在面对人数是他两倍的太平盟,这几乎是惨败无疑。

“此事说起来也怪不得你们。”神行公子叹息一声:“如果你们人数相当,根本就不会败。”

“神行公子明鉴!”

那人感激涕零,随后又愤懑的说:“一切都是殷公主,如果不是他扣留一半人马,我右路大军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局面!”

“嗯,你留在此地,等候其他两路大军会师,回去之后我会帮你解释。”神行并没有怪罪对方,安抚的道。

“多谢神行公子,今后属下一定为神行公子马首是瞻。”

这人还没有退下,又有一人匆匆忙忙的闯进来。

“报,神行公子。”

来人满脸就惊慌:“公子,不好了,左路大军在龙首坝与太平盟叶冰所部相遇,双方大战三天三夜,左路大军最终人数不敌叶冰所部,已被击溃!”

“什么?你再说一遍?”神行公子直接从宝座上跳起来怒瞪道。

“左路大军与叶冰相遇,被击溃,左路大军死伤无数了,如今只剩下东路大军和我们了。”那位修士一脸苦相道。

“不可能,左路大军的两万兵马,由两位封王修士带领,怎么会被击溃,你敢骗我?”神行公子大怒道。

“公子,是真的,叶冰并非一人,所部接近四万人,而且她又擅长寒冰神通,若是人数相当,族人们还有一战之力,可是人数差距太大了,一触即溃啊。”那人脸色更苦。

神行公子失魂落魄,不相信的道:“不可能,绝不可能,叶冰怎么会在龙首坝,她怎么会带这么多人出现龙首坝,难道有人出卖我们?”

可是面对事实,他的脸色一片铁青。

大帐内,剩下的劫窟修士们脸色也一阵青白,出师未捷身先死。

四路大军还没有会事,还未到达玉京关,就有两路大军被灭,三万多修士几乎灭,这把他们信心部打击的七零八碎。

“神行公子,快退兵吧。”

“是啊,如今只剩下两路大军,人数不过五万人,如何是太平盟的对手!”

“我们中计了,被人出卖了!”

“是谁?”

大帐内,众劫窟首领人心惶惶。

“都闭嘴!”

神行公子大怒,一巴掌拍碎了面前的桌子。

“是剑公子出卖了我们,要不然我们怎么会被人一网打尽?”神行怒道。

“神行公子,没有证据,不可乱说啊!”一位族人首领担心道。

神行脸色一沉,恨声道:“不是他,还有谁?给我立刻联系东路大军,让他们立刻掉头回圣城。”

“是!”

大帐内,刚刚应下来,就听到外面又传来了急切的求救声。

“神行公子,大事不好了,东路大军遭到太平盟红叶仙子所部围攻,正向我军求援,军情十万火急,请公子火速求援!”

“什么?”神行脸色一阵苍白,身体摇摇欲坠。

“王欢,你好狠啊!”神行公子发出一声吼叫,气得吐出一口老血。

四路大军,接近十万修士,如今有三路大军惨白。

只剩下他这一路大军,现在也成了瓮中之鳖。

“立刻传令,营出击,营救左路大军,一起杀回圣城!”

神行公子黑青着脸,下令道。

玉京关,太平盟议事大殿。

王欢坐在首位上,听着下面人不断汇报,他皱起眉头,手指在椅子上有节奏的敲打着。

“盟主,如今我们已经拿下劫窟三路大军,其中有两路大军几乎灭,东路大军被灭也只是迟早之事,只剩下神行一部还在苦苦支撑。”

众人听了之后,脸上无不露出喜悦之色。

一下子灭了劫窟三路大军,实在是太痛快了。

这一刻,太平盟内众人再度感慨盟主厉害,这一招实在太厉害了,让劫窟主力损失大半,这简直是前所未有的胜利。

王欢皱起眉头,低声道:“人数不对啊,怎么各路大军的人数比计划中少了一半?”

“盟主,据我们所知,殷卿并没有按照计划人数出兵,只出了一半的人手。”

王欢闻言,冷笑一声:“看来这女人还挺谨慎的,一半就一半吧,勉强让我太平盟的弟子们吃个半饱。

现在既然只剩下神行一人,我们该收网了!”

“是!”

众人高声应下,神色无比激动,军心也前所未有的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