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坐在马车里面,晃悠悠地胡番街。

刚下车,孙盈盈就闻到了一股焦香的味道,非常熟悉,顺着香味看了过去,就看到胡番街的街头有一家小店门口有个炉子。

有个黄头发的大胡子壮汉正站在炉子边上,两手不停地拍打着一个面团,然后蘸上一些芝麻贴在面前的炉子里面。

“哎呀,那不是烧饼吗?”孙盈盈看到之后咽了咽口水,也不管后面的白宜修了,直接跑了过来。

看到孙盈盈这样,后面的白宜修摇头苦笑,就知道孙盈盈会喜欢这个地方。

孙盈盈来到炉子面前,然后仔细抽抽鼻子闻了闻,“有葱花,有胡椒粉,哎呀里面还有羊肉……”

听到孙盈盈的话,那个大胡子中年人用不太熟练的汉话说:“大周的小姑娘,你真的非常有见识,这是用我们老家那边上好的香料,加上上好的羊肉,新鲜的葱花做成的芝麻饼。稍微等一会儿就考好了,特别好吃。”

孙盈盈点了点头,咽了咽口水,“是的,虽然还没吃,但我已经闻到了香味儿!”

这个大胡子很少看到大周的贵族姑娘来胡番街,更不会在胡番街上吃这些东西。

白宜修走了过来,站在孙盈盈的身边。

看到白宜修的身后跟过来,好几个膘肥身壮的护卫,大胡子表情严肃谨慎,不敢说话了。

他们千里迢迢来到繁华的大周,就是为了赚钱,千万不能够得罪大周的贵族,否则别说赚钱了,就连小命也不保。

清纯可爱唯美少女的青春写真

不过好在大周是一个非常开明的王朝,只要遵纪守法,不惹事,按时交纳赋税,基本上都可以平平安安。

这一锅的芝麻羊肉饼很快就烤好了,掀开盖子,大胡子用夹子夹出来放在盘子里面。

孙盈盈掏出帕子,然后拿了一块放在里面,“白宜修,你要吃吗?”

在街上吃东西,白宜修做不到,“多买几个,正好去前面的饭馆吃饭!”

孙盈盈也觉得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吃东西的确失礼,“这位大叔,你给我包十个芝麻饼!”

大胡子动作麻利,边上拿出来一张油纸,然后给孙盈盈包了十个芝麻羊肉饼。

孙盈盈从荷包里掏出钱,“直接给了三十文钱!刚才我看到的,有人买了两个,给了六文钱,那我这十个给你三十文钱!”

大胡子看到孙盈盈给钱,连忙接过来,感谢说道:“谢谢!”

平时来他们这边吃饭的都是一些凡夫走徒,更高的一点就是管事之类的人,几乎没有贵族的小姐。

大胡子根本就不敢要钱,可是没想到这个大周的贵族小姑娘这么慷慨。

“这是你的劳动所得,不用谢,如果好吃的话待会我还会来买,而且还要给你赏钱!”孙盈盈笑道,现在她也是有钱人,颇为大方。

白宜修之前已经让人在胡番街的一家有名饭馆儿订了一个房间,现在直接拿着烧饼过去。

胡馆里来了一个大周贵族,管事亲自上前招呼。

最好的房间,留给了白宜修,孙盈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