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为此,白开石对此都是很清楚的,都不过是用骑母之类的暗喻,来说自身和马芳儿的关系。

或杨威亦是,虽对马芳儿勾过手指,但马芳儿真要过去了,杨威并不会当众作什么。

可这张正,竟然就公开亲吻骆安国的老婆!

但不管如何,这一吻马芳儿既然没推却,那么杨威和白开石无疑是给张正这小小的寒门武士给比了下去。

这二人的脸色自然变得十分难看。

张静涛这才对马芳儿说:“为了夫人,这决斗我接了,但要夫人借我一样东西。”

“借什么?”马芳儿虽意乱情迷,却终究很紧张,不知道他是不是要的又很惊人。

“披风!”张静涛勾起了一点嘴角,扯下了马芳儿那亮黄色的披风,放开了她。

“那小正一定要小心,发觉不妙,就快认输,输了不要紧,只要别丢了性命。”马芳儿没去杨威那里,又关心了一句后,回到自家商队中去了,骆铁和骆雨忙护住了她。

张静涛早解下了刀鞘,在刀鞘上系上那亮黄的披风。

众人都是不解,要知道,若说这张正要用披风逗引那头牛吧,也得用红色的啊,那些北域商人来这里时,都是这么说的,甚至有来这里集市表演的,都可以看到这一点的。

气质美女优雅棚拍无处不显高贵

这亮黄的披风有啥用的?

白开石更自认是很清楚牛脾气的,便是一脸嘲笑。

那边杨威则心中很不爽,趁着决斗还未开始,张静涛仍在整理刀鞘上的披风,便冷笑对骆家家臣说:“本公子是要和马夫人商讨一些商务,你这几个无礼的下人竟敢在营中拔剑,想干什么?没有规矩!”

骆铁连忙说:“只是一时以为张正要对我家夫人不利,还不收了兵器!”

马芳儿周围的护卫虽都铁青着脸,狠狠盯着杨威,却也不敢多言,只能赶紧收了兵器。

杨威便勾手指,有了公务为借口,又要让马芳儿过去。

马芳儿更迟疑了,过去不好,不过去亦似乎不妥。

要知道,方才张静涛当众亲吻了她,那么,以前的杨威或者还不会浪到这个地步,此刻却估计亦会这么做,甚至更过分,比如当众把手伸入她的衣服里。

周围人嘲笑看张静涛了。

见马芳儿迟疑,人群中便有一个女武士捏着鼻子叫道:“张正啊,大公子要你的女人,你能怎么样啊?”

却是在门阀中,从军的女武士从来不少。

因传说中的军队和社会活动只有男人,女人躲家里的情况,不过是封建故事。

就如木兰诗,便是要描绘出一幅世上只有男人才可以抛头露面的邪恶社会形态,然而实际上按照失业率来说,女人不抛头露面的社会艮本不可能存在的。

任何富裕国家都承担不起这种奢侈的经济模式。

女人都躲家里,完是天方夜谭,也只有被封建的脑袋,无法思考,才会以封建故事为真。

为此,在战国时代,儒门也好,父系门阀也好,并不会叫着喊着要践踏华夏女人的,而是明面抬高女人为圣洁,实则其圣洁是为男人。

如私货。

因而从实际上来说,战国女人都依然能为君。

否则,陈佳琪也不会被其表面所惑,信奉儒门了。

为此,战国女人,仍在勋衔系统中,门阀女人当兵的、当幕僚女官的,从来不少。

特别是一些不在乎女人当兵会不会减少人口的国度,更是如此,比如周儒国。

而以含着弓字的张姓为皇族的女真人,虽是自古弓弩科技发达,以今人武力至上的理念来说,亦保证了女人的武力自古不输于男人,保证了华夏自古女真,但为了保护华夏宗族的核心:女人,女真人的女兵相对要少一些,而且通常以文职为主。

因瑞智的华夏古人,自古就懂得,一个家族有足够的女人,繁衍才不会受制于人。

重男轻女,若别的部族不接受你的男人,并持续和你战争,那么你的人口就会锐减,直到灭族。

周国便是重男轻女的典型,因而,周儒国固然称雄一时,核心力量女人却越来越少,到如今,核心人口不继,弄出的姬姓人口更是锐减,周国几近覆灭。

而此刻,这女武士会这么叫一声,无疑,是看马芳儿不顺眼。

的确,马芳儿似乎在受辱,可在一些女人眼里,怕也不是如此,因她在给男人争抢,而且还是事实上对于女人来说,或都可说是强大不凡的男人,怎不叫人嫉妒?

即便是这个张正,虽只是小小武士,可那举止应对的气质,都不下那些权男,风采更是远超他人,甚至那一吻中马芳儿的痴迷程度,和这张正那清晰可人的嘴唇轮廓,都让在场的女武士心动,心中便想代入去了,试一试这一吻的滋味到底如何的。

为此,这其实并非是对张正不满,而是对马芳儿被抢这件事情不满。

而这个女武士既然是作怪,声音当然不小,便让杨威更得意了。

张静涛怒道:“事情都有先来后到,我二人决斗,是为了夫人,不管夫人是否有事,此刻都该留在决斗场,因这亦是夫人的事,大少如真要干涉决斗,那么,请加入决斗!”

杨威几人顿时失语。

马芳儿听了,松了口气,不用再去杨威那里了。

杨威便目视白开石,以眼神询问他是否有把握。

白开石微微点头,挥手一下那杆长长的锋利小斧,气势粗放看了张静涛一眼,勾起嘴角,杀气十足一笑。

“小子,快准备吧。”

张静涛冷笑,也不骑马,手一翻,寒光一闪中,***出鞘。

而后只一手横起披风,一手***拖地,姿势潇洒挺立。

等众人嘲笑看着他的亮黄披风时,眼中射出了凌厉精光,傲然大声道:“白开石,脖子洗干净了没?”

可想而知,谁都想不到他还竟敢如此挑衅,便是一片嘘声。

众人齐刷刷后退,让出足够的场地来。

顾山边退远,便亦是好笑看着那披风上的亮黄,道:“这小子真是不知死字当头。”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