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扬微微一笑,道:“我们之间的恩情不是早已经抵消了吗?在你喂给紫衣那一枚玄灵丹的时候。”

云轻舞更感脸红,道:“先生若是这般说,我就更加汗颜了。”

陈扬便抱拳道:“好,那我就不多说了。江湖路远,但愿咱们……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云轻舞呆了一呆。

陈扬便与蓝紫衣准备离去。云轻舞忽然道:“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先生可否为我解惑。”

陈扬和蓝紫衣一起看向了云轻舞,蓝紫衣没多说什么。陈扬淡淡一笑,道:“你说吧。”

云轻舞道:“转世之后,你的修为都是重新来过的,对吗?”陈扬道:“我和紫衣都是重新来过,尤其是紫衣,记忆是很迟才恢复的。所以前期她是修炼的很辛苦。我是拥有以前的记忆和经验,修炼起来事半功倍,但体内的力量和境界都是空的,所以还需要一点点来修炼。”

云轻舞娇躯一震,马上道:“所以当年,你救我女儿和小桃红时,修为真的就只有无为境?”陈扬道:“没错!”

云轻舞道:“那为何要出手?当时你身负血海深仇,稍微行差踏错便会招致灭顶之灾?”

陈扬沉默一瞬后,道:“我无法不救一个叫囡囡的女孩儿。”

云轻舞道:“就因为这?”

陈扬道:“不够吗?”

马尾辫黄裙花季年华女生

云轻舞一怔,随后道:“够!”接着,便向陈扬深深行了一礼,道:“我云轻舞在此立誓,此生绝不再与你陈扬为敌。”

说完之后,便快速进入到了空间之门里。

接而,空间之门消失,虚空恢复到了原来的模样。

陈扬和蓝紫衣目送云轻舞离开后,便重新回到了黑洞晶石里。

黑洞晶石化作一道神光,快速离去。

拿回祖神宝藏后,陈扬就能给师北落一众人提供丹药了。他们在服食丹药之后,必定能够快速复原。

陈无极和小龙也已经恢复到了巅峰状态,陈扬还从虫皇宝藏里找了一件盔甲给小龙穿上。打架的时候,盔甲收起来。平素的时候,便穿着盔甲。不然的话,它这整天掉雷粒子下来,也是让人颇为头疼的。

那盔甲乃是可如意变化,缩大缩小,都不在话下的。

后续的路线要怎么走,陈扬心里有个大致的轮廓,但具体要怎么走,那还是要大家一起群策群力的。陈扬先开了内部小会议,在戒须弥别墅里,陈扬,蓝紫衣,陈无极,小龙坐在一起开会。

首先,陈无极就对陈扬的做法表示了一定的怀疑。

“老大你的想法是很美好的,但是你别忘了,不管怎么说,咱们都是属于外域的。人家再怎么弄,都是一家人。所以,你想着通过一些舆论就让他们窝里反,自己人不支持自己人,这不现实。另外,裁决所的人也不是傻子,他们会对外宣传你的种种阴谋,说你是缓兵之计等等。一旦真正掌权后,你就会怎么对付永恒族。并且都可以说你是想要徐徐图之,最后将永恒族部杀掉,以报妻女惨死之仇。”

陈扬道:“你说的都很有道理,担忧的也很有道理。裁决所一定会反击,打起舆论战来,我们还真的很难打赢。民众都是墙头草,一天一个变化。只不过,我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只能一味的先对外释放善意,要让大众觉得我们不可怕,是好欺负的。如此一来,我们才好反击。不然的话,我们人又少,再激起永恒族同仇敌忾之心,那么咱们就弄不下去了。”

蓝紫衣道:“舆论战打起来,不管怎样,都会存在分歧。而我们要的就是分歧,不怕有分歧,就怕万众一心。再说了,在道理上,我们是站得住脚的。永恒族的民众也不可能去支持裁决所……只要让他们觉得我们没那么可怕,那么他们就不会个个都拼死来抵抗。”

陈无极道:“你们说的也都有道理,不过这又会需要比较漫长的时间。”

陈扬道:“事情搞到现在这个样子,想要快速解决本也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小龙在旁插嘴,道:“话说回来,爸爸你将那些叛徒又招了回来,不会再出问题吗?我看他们本事也一般般,不会最后又摆咱们一道吧?”

陈扬一笑,道:“如果我们强,他们肯定不会背叛咱们。事实上,他们处境很尴尬,既不属于原始学院那一派。也不属于审判院那一派……更不属于无忧教的……所以他们留在那里,前途的确很是渺茫。而跟着我就不同了,这个账,他们会算的。他们见识到了我们的实力,眼下跟着咱们,将来咱们一旦成功,那他们就有从龙之功,前途一片光明。”

小龙道:“倒也有些道理!”

蓝紫衣向陈扬道:“你的那位便宜师父侯建飞居然没有选择跟咱们,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陈扬道:“我对候老是有特殊感情的,毕竟我们朝夕相处了那么久。我也期盼他能过来跟着我……但他不来,也是在我的意料之中。他本来就是个没什么大志,胆子也不大的人。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跟着无忧教也还能喝点汤,没必要再跟着我冒险。毕竟,我赢了也不会去亏待他。我输了,他更没什么危险。”

“老狐狸啊!”陈无极感慨。

“至于雷鬼,沧海岚他们,他们有自己的班底。无忧教不会苛待他们的。”陈扬道:“所以他们更不会来投我了。”

蓝紫衣等人皆陷入了沉默。

人性本就是如此。

每个人在面临前途选择时,都不太会去讲所谓的感情。况且,陈扬与雷鬼他们本也就没什么感情。老狐狸们不会觉得陈扬对他们有救命之恩,只会觉得自己落入这个下场也是你陈扬一手带来的。

趋吉避凶,乃是人性深处的自然选择。

“接下来,我们说说荒原吧!”蓝紫衣转换了话题。

陈无极道:“我对荒原是一无所知。”

小龙道:“我也一无所知。”

蓝紫衣道:“荒原我了解的也不算多,大多都是从图书馆里的书里,还有档案室里了解到的,但想必不会太真实。”

陈扬一笑,道:“我曾经去过荒原,而且在我修炼宙力的时候,也对荒原有了更多的了解。荒原的前身乃是荒神,荒神是与祖神原天衣一起诞生的。不过荒神的意识觉醒要迟一些,而且荒神为人古怪,性情残暴。荒神认为,宙力就是他家的,谁施展宙力都是在分割他的财产。所以,荒神后来杀了不少人,干了不少天怒人怨的事情。祖神忍无可忍,带着手下弟子将荒神击杀。荒神死的很不甘心,以最后的怨恨和力量打造出了荒原,并且在荒原里形成了荒原宙力以及荒原审判。荒原之中,这种怨恨之力始终不曾消散,也因此诞生了不少的魔人。魔人的性情也是残暴的……”

陈无极道:“如此说来,这荒神可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陈扬道:“我一直不想去荒原,也有这个原因在里面。荒原可是一个潘朵拉的魔盒,一旦释放出来,绝对是要为祸天下的。”

“荒原有这个能力吗?”陈无极问。

陈扬道:“他们眼下当然没这个能力,要有这个能力,不早就为祸天下了吗?可是我能帮他们解除宙力的限制。一旦宙力限制解除后,魔人倾巢而出,那也是个大大的麻烦。”

蓝紫衣道:“这些麻烦,不是咱们的麻烦。而是裁决所的麻烦……我们只需要在其中渔翁得利。这么说起来,我们其实只要解决好荒原的宙力问题就行了,那之前搞的那些怀柔政策还有必要吗?倒不如最后咱们来当个救世主更好呢。”

陈扬道:“也算是双管齐下吧,咱们低调点,让矛盾的中心点远离咱们。还有,荒原的人也不傻,未必就按咱们的想象去办事情。”

陈无极道:“荒原有那些力量,解决了宙力问题,能达到什么水平呢?”

陈扬道:“荒原有三大主要宗门,分别为魔云宗,玄皇宗还有云母宗。这三大宗门的实力,不算太强,可能就跟黑暗教廷,光明议会差不多。”

陈无极道:“用处不大啊!”

陈扬道:“但荒原还有一个神秘的地方,那个地方类似裁决所,它叫做荒神庙。荒神庙属于高度机密,永恒星域中知道的人很少。但可以确定的是,三大宗门要做出一些重大决定的事情时,是需要向荒神庙报备的。我在修炼宙力的时候,也隐隐感觉到荒神庙是一个强大的存在。”

陈无极,蓝紫衣和小龙闻听此言不由感到振奋。

陈无极说道:“本来咱们如今的实力也够强了,若是真能得到荒神庙的帮助,那就更加没问题了。”

陈扬道:“事情也不要想的太美妙,你刚才也说了,咱们几个毕竟都是域外的人。搞不好,荒神庙还先对付了咱们,所以我们眼下做什么事情都要留一手。我搞怀柔,搞舆论分化是一手。联合荒原是一手……但防备荒原,也是必须要有的。无忧教的这个惨痛教训,不能再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