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青竹和秦林的生活都是美满的。

陈扬也觉得自己似乎也是美满的,不过是眼下要去寻找乔凝罢了。

但这一路走来,他失去了父亲,弟弟,还有洛宁,小龙,以及良师益友轩正浩。这总让他觉得惆怅!

而最悲惨的莫过于罗峰!

他如今依然是孑然一身。

也就只有魔典里的阿青还能陪着他。

阿青一直都在沉睡中,沉睡能够帮助她修养。

罗峰没有打扰阿青,也不打算告诉她,关于龙女已死的事情。

陈扬问罗峰接下来有何打算?

罗峰喝了一口酒后,忽然问陈扬:“三弟,你还能施展大命运术吗?”

陈扬摇头。

罗峰再次喝了一口闷酒,说道:“我没什么打算,只是觉得很可惜。我是想死在这场战役里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该死的人没死,不该死的人却死了那么多。大概是这天道知道,让我活着会比死更痛苦,所以才要继续折磨我吧!”

小清新白衣治愈系女生早安写真

陈扬等人闻言皆沉默下去。

有些人的伤痛可以很快走出来。

有些人的伤痛却是一百年,一千年,一万年都走不出来。

罗峰和黑衣素贞便都是第二种人。

陈扬举杯,说道:“我们喝酒!”

罗峰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大家又开始聊些别的。

秦林问陈扬:“去天河神国会不会有危险?”

陈扬说道:“应该还好,再说,我现在也应该能应付一些危险了。”

秦林说道:“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陈扬连忙拒绝,说道:“你好不容易闲下来,就别跟着我瞎掺和了。”

傅青竹说道:“我倒是可以将玄黄门的事情朝后推一推。”

陈扬说道:“可千万别,真不用!”

傅青竹一拍脑袋,哈哈大笑,说道:“我差点忘了,你要去肯定会和白姑娘一起。咱们跟着一起,反而是打扰你们了。”

秦林也反应过来,笑着说道:“我居然也忘了这茬!”

罗峰继续喝酒,他忽然又说道:“三弟,有个事情,我想问问你。但你断不能瞒我!”

陈扬微微一怔,然后道:“大哥请问。”

罗峰说道:“大命运术是不是可以催动命运之光改变任何事情,比如在卡车撞向我妻子和女儿的时候,我直接将卡车捏爆?”

陈扬沉默了下去。

罗峰凝视陈扬。

陈扬半晌后抬头,说道:“没错!”

罗峰点点头,说道:“好,谢谢!”

他随后起身,道:“我想我应该走了。”

陈扬也跟着起身,道:“莫非大哥在怪我没有救紫清嫂子和思兰吗?”

罗峰说道:“那你告诉我,在你施展大命运术的时候,你能顺手救吗?”

陈扬说道:“我不能,虽然我能去改变。但是一旦如此,后续的世界会跟着发生变化。如此一来,也许大命运术的出现,最后只能办成那一件事了。而且,不一定能够办成。因为解决了一个麻烦,可能后面还会有灾劫降临到紫清嫂子和思兰身上。”

罗峰顿生不悦,他看向陈扬,说道:“也就是说,我妻子,女儿天生就是该死的,无可救药的,是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陈扬连忙说道。

罗峰的眼神渐渐黯淡了下去,随后说道:“我先走了。”

他说走就走,眨眼之间,消失在了原地。

陈扬看着那黑暗虚空,也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林拍了拍陈扬肩膀,说道:“大哥心里很苦,咱们多理解理解!”

三人再次落座。

傅青竹说道:“罗峰兄实在是太偏执了,他失去亲人的痛苦,我们都能理解。只是,即便大命运术能够改变,但陈扬你又怎可能去改变?我们都知道,大命运术的这一刻出现乃是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部聚集在了一起,才将大命运术召唤出来。一旦陈扬兄你将大命运术用于别处,只怕天道反噬,无人能够承受!”

陈扬叹了口气,说道:“地球活着的唯一机会,就是大命运术。我……”

似乎,大哥依然不能理解!

罗峰直接就离开了地球。

他朝遥远的虚空中飞去。

他之所以去问陈扬,是因为母虫皇一直在跟他说这个事情。

罗峰便问了陈扬答案,当陈扬亲口说出,的确可以改变过去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没办法接受。

恍惚之间,罗峰觉得自己好像是错过了对妻子和女儿的救赎。

明明机会就在眼前了……

可如今,又是永远的错失了。

罗峰对母虫皇叹息一声,说道:“事已至此,还多说这些做什么呢?”

母虫皇说道:“但是,还有另外一种法子。大命运术需要天命之王的命格。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可是……你别忘了,集齐两千九百九十九种大道之后,也能达到和大命运术一样的效果。”

罗峰怔住。

他知道这个秘密,这个秘密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大秘密。

只是……

他知道这其中有多么的困难。

而且,改变过去……只怕也会改变灵尊之战的结果。

母虫皇说道:“你连死都不怕,又还怕什么呢?而且,白素贞只怕也有和你一样的想法。命运之光就在她手上,你们也许可以合作呢。”

罗峰沉声说道:“我需要好好想一想。”

母虫皇说道:“好吧,那你现在要去哪里?”

罗峰说道:“去接程建华,他说过,灵尊大劫后才能回来。如今,灵尊大劫已过,他是时候回来了。”

母虫皇说道:“好吧!”

陈扬接下来去了玉清世界,这次并不是去见沐静,而是去见雅真元和雅珞。

见面时候的气氛很是欢愉。

雅珞对陈扬很是依恋,陈扬对这个女儿也满是宠溺。

对待儿子念慈,他巴不得念慈快点找个媳妇儿。

但对待女儿,却是觉得天下没人能配上自己的女儿。

之后,雅珞留给了陈扬和雅真元独处的时间。

就在太上尊楼里,那是个很僻静的结界之中。

在客厅里面,陈扬对雅真元说道:“接下来,我要离开地球一段时间了。”

雅真元微微一怔,说道:“离开?”

陈扬点头,接下来就告诉了雅真元关于乔凝的事情。

雅真元听后恍然大悟,她便说道:“那祝你早日圆满归来。”

陈扬说道:“谢谢!”

两人随后又聊了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接着,陈扬起身告辞,准备离去。

雅真元心中有许多的话欲言又止,但她却没有表现出来,最后还是默默的送走了陈扬。

她最近心中其实一直都很纠结,她必须承认,自己已经爱上了陈扬。

爱这个东西,奇妙无比。

当初,她对陈扬是恨之入骨。

但随着雅珞的出生,她对女儿的爱,无与伦比。

想到女儿的父亲就是陈扬,她渐渐也就没那么恨了。

之后的时间也很长,女儿一天天长大,她在想当年的事情,终于也开始反省,自己当年做的的确过火。而且,陈扬未必不是有情之人。他可以为了救自己的妻子,舍生忘死。

而他身处险境之后,也有无数的人来为他舍生忘死。

她渐渐的觉得陈扬有独特的人格魅力。

如果说,仅仅只是以上的事情,雅真元对陈扬也就只能做到理解与不恨。

但这一次,她身处险境,命悬一线的时候。

陈扬也救了她。

而且,陈扬还差点就真的死了。

她觉得陈扬身上有大无畏的精神,也对女儿有着无比深沉的爱。他对女儿雅珞的爱一点都不比对他儿子陈念慈的爱少一丝半点。

雅真元心中已经开始没有了当年的白玉林。

而陈扬在一点一丝的占据她的芳心。

甚至当女儿说起她和他之间的笑话儿的时候,她心中会泛起害羞,甜蜜等情愫。

甚至有一晚,她梦见陈扬来到她的床上,与她翻云覆雨。

她象征性抵抗之后,便沉沦进去。

醒来之后,惊觉是梦,却生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的脸皮很薄,所以她不可能主动去说什么。

就算是陈扬来主动追求她,她也会故意冷冰冰的推开。便需陈扬一而再,再而三的追求,她最后才会半推半就。

这是她作为女子的尊严和矜持。

而陈扬呢?

陈扬本就没想这么多,他觉得有女儿雅珞,便就很是足够了。他当然不讨厌雅真元,况且她还是自己女儿的母亲。

只是,他也不想自讨没趣,更不敢去多想什么。

离开了玉清世界之后,陈扬便来到了神农世界。

他径直前往伽蓝殿。

伽蓝峰上,终年冰雪不融。

陈扬第一时间见到了灵儿。

灵儿在伽蓝殿的一座宅子里静心修养。

此时,她穿素白的衣衫,就在窗前盘膝而坐。

那窗外雪花纷纷。

美人如玉剑如霜。

陈扬推门而入的时候,灵儿那原本清冷的双眸中便露出了惊喜之色。

跟着,她便如乳燕投林到了陈扬怀里。

陈扬紧紧的拥抱着灵儿,这一刻,他感受到了灵儿对她的依恋。

“对不起,灵儿!”陈扬顿感心疼,说道:“我来的太迟了。”

灵儿离开了陈扬的怀抱,她看向陈扬,眼波中满是爱意与温柔。“不要说对不起。”

两人来到窗边,灵儿依偎在了陈扬的怀里。

“孩子现在还好吧?离开了一元之舟没有影响吧?”陈扬抚摸灵儿那微微隆起的肚子,问。

灵儿微笑说道:“都很好呢,在一元之舟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没问题了。现在我身上的营养足够小家伙吸收了。”